2010年8月29日 星期日

白晝寒月、浴火蓮華

.


◎ 韓愈‧晝月

玉碗不磨著泥土、青天孔出白石補
兔入臼藏蛙縮肚、桂樹枯株女閉戶
陰為陽羞固自古、嗟汝下民或敢侮、戲嘲盜視汝目瞽



◎ 維摩詰所說經‧佛道品第八

示受於五欲、亦復現行禪、令魔心憒亂、不能得其便
火中生蓮華、是可謂希有、在欲而行禪、希有亦如是
或現作婬女、引諸好色者、先以欲鉤牽、後令入佛道
或為邑中主、或作商人導、國師及大臣、以祐利眾生



取此兩篇小品作開頭,似嫌突兀。讀完此文,各位也就豁然開朗。



近來很榮幸能結識到,曾受過玄異法門洗禮的修行前輩。末學拜讀其部落格兩年餘,於文字間所領受的觸發,僅止於表面層次。一直到見其本尊,並有幸推算其命盤之後,受到極大鼓舞,意會到慚愧之情,當然,這也涉及本人的過往經歷所致。

修行,何其廉價的名詞,這世道,人人敢談修行,推砌宗教文字,賣弄思維訓練,用以批判外在人事物,言詞越犀利苛刻,越能突顯自己的立基正確。但有幾人敢面對自己的陰暗脆弱面,以批判自身根命為出發點,作真誠之在世修行?

看到這裡,不以為然?讀者可試想過往經歷,花了多少時間在與人爭戰、論辨,求對錯、擺身段,以智逼人、傷人,只求滿足論理的勝感。而當面對自己,私領域人生的各個面相,卻又是如此不堪一擊,甚至不值一提。

意志焦點向外發洩,永遠是一件輕鬆自在的事情。相對的,那個被刻意忽略掉的自己,人生際遇卻是越走越坎坷。

格主與命主第一次的交會,便在於此番交流,當時談及一篇侯文詠的臉書隨寫,主題在談反求諸己的重要性,前輩大方分享許多自身的人生體悟,那些由坎坷過往慢慢推疊起來的智慧,令人不得不由衷嘆服。

前一陣子,有幸能取得前輩的命盤,讓格主更為驚訝,因為命主與命盤間的連結性,看似越來越淺。能夠跳脫出命盤的宰制,是多少學命之人的冀望,但修行看個人,即便格主自身,也尚未完全跳脫出盤面的捆綁,因此每觀此盤,嘗心生欽佩之情。

格主論此盤,有兩大主題:其一、身宮調節力道的重要性;其二、斗數論命與修行見性的啟發

觀此盤,特色為,以逆向觀測,始見命造之修養層次,格主名之曰:白晝寒月、浴火蓮華。如若月居赤熱之地,而於火池生蓮華之智性,實為難得。

與以往不同的,以下採取對話文體鋪述,不著重在解盤之理路,僅專談命主的心性體悟........



本命、大限、流年 三元疊盤:(推算年份:庚寅)(點圖放大)





殺破狼:很榮幸能夠推算前輩的命盤。我本身拜讀前輩之文章,已有兩年餘的時間,於靈學版也散見前輩的智言慧語,但這些文字涵義,還不及我親身觀盤之後的悸動來的強烈,那種與命盤剝離的能量,是我目前最感興趣的部份。

GIT:嗯,我相信我的盤並不好算(笑)。道家有句話:『天命在天不在我、我命由我不由天』,這是我本身面對命術一貫的立場。我的前半生經歷過一些坎坷,但並未與命運妥協。相反的,於坎坷際遇當中,慢慢的找尋到一些立身處世之道,這是我還在持續進行的人生修行。當然,要言修行既成,則言之尚早。

殺破狼:前輩過謙,在我的推盤經歷當中,幾無見過幾個人,能夠站在更高的制高點,去觀照自身的命運。前輩的命盤,之所以給我反響,在於修行不離人事,於世間法之中,找尋更有效的應對之道,這是我本身很感共鳴的部份。

GIT:更簡單的說法,其實就是入世修行,回顧我於學生時期接觸靈修基礎,於工作時期,正式進入玄異法門,領受旨令,鍛鍊靈通,於數年之後,又再繳回旨令,重回人世進行未完的功課。這期間,經歷過很多次的心靈轉折及自省過程,也不斷的轉換自己的角度,去觀照人世。

殺破狼:可否就此分享一下,期間的心路歷程?

GIT:可以,就談靈山法門吧,給外界的印象常是見神佛要哭、要踩步踏罡、以及許多繁複的禮規、最大特點就是朝山接靈,藉由靈山之氣,強化自身氣場。但實際上,並沒有一般認知的那般玄深靈異,在我的修練觀所悟得,僅主性命雙修為至高重點。

殺破狼:何謂性命雙修?

GIT:性,是指心性,即精神內在的靈智修養;命,是指肉體,即身體健康的修持法門。靈智的提昇為修行真正的目標,提昇靈智,讓自己有更高的智慧與勇氣,去面對生存的問題。而另一方面,也讓自己有更強健的肉體,來因應生存的環境,這是最基本的生命繁衍目的。

GIT:所以,依個人認知,所謂的修行觀,可試略之為:生存與進化

殺破狼:見地十分之精要,但為何在接觸玄異法門之後,再一次脫離靈山修煉,而決意重回人世修行?

GIT:脫離並非徹底的分離,繳回旨令之後,我並未完全拋卻掉上師的法理正道,只是我更明白,真正的法理,須在入世中求。一方面也繼續體驗和學習生命,若有機緣,也不吝惜分享自身之經驗,提供需要者作為參考。然而我更持守著,每個人的生命只能靠自己經營,靠自己決定的原則。這也可以說是,我的命不好算的緣由(笑)

殺破狼:此盤確實不好推算(笑),凡紫微星巳亥之命盤,十四正曜集中率高,因此空宮也多,而前輩的命盤,命居空地,走大運之方向,亦為空宮逆走,人生際遇變換極大,即便本人推算再細膩,可能也難詮釋其萬分之一。

GIT:命運走空,這聽來不賴,沒有屬於自身的束縛,寄托牽絆亦少,卻又蘊含有無限種可能性。

殺破狼:沒錯,這也讓此盤的推算出現一些落差。若以我之前對前輩的概觀認識,要把對前輩觀察到的特質,直接套入命盤也不是難事,但這般的作法,只是在套命,而非算命,於己於人皆無益。

殺破狼:因此我在取得前輩的命盤之後,作了個嘗試,將自己對前輩的所有片面認識,先暫時性的解離掉,以最純粹的眼光去切入命盤。

GIT:也就是說,去除掉對我過往的認識,單純就盤論盤的意思。

殺破狼:是的,這麼一論,與自己片面的認識,會出現一些落差,也可能是我功力尚淺。若就我先前淺拙的概觀,只得一個結論:此命造深陷感情紛擾,而難以自拔的狀態........

GIT:哈哈,我從未脫離人世,尚存塵緣,若說遭遇情感紛擾,也未嘗不對,只是現在的心態,與過往年少時的輕狂,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就是。

殺破狼:當我回過神來,警覺到此盤與命主間的落差,便把眼光轉移到了身宮,此時才豁然開朗,理解到前輩,下了多少苦工在自我成長之上。

殺破狼:推算命盤,不外乎解構一個人的精神基因序列,而當命盤轉動之時,也是慾念驅使的開端,只要人不脫離慾念,則命盤萬般皆準。因此,過去我認為,能夠捨下慾念,切割一切,便是改命立命之道。

殺破狼:不過這樣的想法,在推算前輩的命盤之後,有了一些新的反省。

GIT:哈,過去所認識的許多親友,常說與我的磁場交感,而出現際遇或心境上的轉變,或許你也被影響到了,也不一定(笑)

GIT:不過究竟是怎樣的命盤,能讓你有如此感觸?

殺破狼:首先,此盤命坐空地,宮內僅見擎羊擎羊為不得地之狀態,同宮尚有天刑隨俟。

GIT:就我所知,這些都是斗術所述說的刑傷之星,是否與我過去的外表刑傷,有著關聯?

殺破狼:這部份的連結性,我個人是持保留立場。但觀此盤,見擎羊坐於子宮,陽金落於陽水之地,化洩之力不大,擎羊的偏執與剛毅性質仍存,與午宮馬頭帶劍有著截然不同的表現。

殺破狼擎羊入命者,看待世事多有自己一套強烈主見,而務實入世為其特色。若有文星並見,其生之智,往往帶著極強勁之現實批判性。命居擎羊,身居機梁,命身交感,亦屬機梁擎羊之格,此格為專業技術把持者,有論理,有口才,但真知灼見容易壓逼週遭環境,而給人冷冰冰的距離感。

GIT:我的確習於分享自身的創見,但不執著於辯論,只是期待辨明命題的真義,通常於論戰之中,無意間的在氣勢上凌駕於對象,不過在心境上,並無證成自我立基的想法。

殺破狼:的確,擎羊入水地,其偏佞亦顯得柔軟,對宮天同太陰來會,俱為水星,感性豐富有加,智性亦充足,這也是前輩文字,常於批判之中,流露關懷之情的緣由。且前輩理性感性俱足,言詞有機鋒,卻無凌人之意,此番種種,皆可於命盤解明。

GIT:這的確是我這些年來的深刻體悟,於理性、感性之間尋找一個微妙的平衡,而非傾斜的不健康狀態。像這般的心境,也能從命盤中看出端倪?

殺破狼:我試解之。子宮借對宮同陰來會,為感性星組;身宮機梁,為理性星組,兩方互照,形成微妙平衡。

殺破狼:此盤同陰擎羊來生,水中帶殺性,殺性卻帶柔軟,智性、見地俱足,能服人亦不失體態之柔軟。身宮天機天梁地空地劫,為修行組合,出世之心長存。命身宮同受空劫會合,飄零浪蕩,卻有擎羊、天刑適時緊抓住心性,使前輩在顛沛人生之中,仍能持存己心,不致神形剝離,這就是我所看到之概觀。

GIT:這的確呼應到我先前所描述的過往經歷,我從不相信,靈智僅存於所謂修行者的狹小範圍。真正具有正向性的修行法,是先瞭解痛苦本質,以自主意識來選擇放棄痛苦,也就是體驗磨難,再應對磨難。

GIT:所以在過往的人生歷程,雖無法走的平順自在,但於流離顛沛之際,仍是吃苦當吃補,遭逢挑戰,於身心俱疲之際,仍能找尋立身之道。

殺破狼:這其間的關鍵,如何能把握的好?人人都只在意自身際遇的不滿足,要如何站在更高的制高點去觀照這一切?

GIT:簡言之,就是棄苦。放棄痛苦不代表放棄責任,而是瞭解痛苦的本因,瞭解痛苦如何而來。如心經及大般若經裡提到的六根生六識、六識生六塵。都是在講外在環境如何影響自己。外相何罪之有,其實都是根源於自己影響自己,痛苦都源自起心動念。能夠看透這一層,再來看這世間一切苦惱,基本上就只是個『緣識』所生罷了。而所謂『緣識』,就是自囿於十二因緣,無法脫離的狀態。

殺破狼:這般高見,我常於談玄說空之人嘴中聽聞,現下宗教界也都會談及此等修養。但一般談修行之人,往往只是基於苦難的反動,而強加諸自己完全不懂的理型,給自己或給別人,所以修的不倫不類,僅得其名,而無其實。不然就是在遭逢新的人生變化後,原形畢露,嗔痴再現。

GIT:簡言之,人之患在好為人師,宣教者多不勝數。更甚者,則是服從權威的芸芸眾生,缺了思考,或是鑽入牛角尖,覺得掌握了一套詮釋世界的理型,實際上卻與現實越離越遠,以致苦難尚存,而無從應對。

殺破狼:這般特質之命造,我的確論過不少,所以也無從幫起,只得坐壁上觀,看著命主繼續消費自身性命。於是我常在想,莫非人性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?

GIT:所以面對現實是第一步,但許多人濫用這個說詞,常自認為自己是開闊的格局,足以應對人生種種變化,實際上,卻又常常吃鱉,親情有損、職場失利、感情碰壁,而總認為是環境對不起自己。需理解,生存從來都不是件多溫柔的事,物競天擇,適者生存,這個世界一直都是這樣。是誰無法適應世界?還是世界虧欠了我們?這是所有遭難者,最不懂得算計的課題。

殺破狼:誠哉斯言!對於環境,過度氾濫的批判,以及對於自己,過度迂迴的寬容。以致對現實不滿,卻從無機運跳脫出現實。

GIT:哈,總聽聞,尋求宗教救贖,人人皆想望著天堂,皆逃避著地獄。何必讓天堂與地獄限制住自己,若身心無法自由,天堂又何異於地獄?如果說,奉以我行我願,只要我所在處即能是天堂、地獄,又如何?是故言之,破相乃為諸法之本,無欲則剛,無入而不自得。

殺破狼:前輩的這般體會,我可以感同身受。就命盤的結構來看,這的確是歷練自人世,真正體驗人生的修行體悟,而非束之高閣的理論。

GIT:公案纏論,本非我所好,我只談人生的現實面,與自身出發的應對面。若由你的命術領域來看,又當如何形容這般命造的構成?

殺破狼:依末學看,此盤的特色為,猶如一根深植的反骨居於其中,但這根反骨是積極挑戰的性格,而非消極對抗的性格。

殺破狼:嘗言,同陰,為水澄桂萼擎羊,為馬頭帶劍,此盤走,陰陽背離,蓮華不生水澤,反居赤熱火池,如皓月居於熾熱白晝,故我稱之為:白晝寒月、浴火蓮華,其智性不生於涵養之地,卻於險惡叢生之所,歷經考驗而生,絕非一般尋常歷練所能匹比。

殺破狼:這又讓我想起維摩詰居士所言:火中生蓮華、是可謂希有、在欲而行禪、希有亦如是。前輩講究入世修行,體驗人生。正是勇敢承接苦難,不離慾望背負,一步步求取靈智昇華的範例。我可以體會前輩離開玄門的那一刻,心中所生坦然之勇氣。

殺破狼:按古法論命,見此逆盤格局,必然貶抑有加。然就我個人所見,此盤好就好在蓮華生於火地,而未必遭到破壞。經半輩子嚴峻磨鍊,靠後天修持,自生蓮華於心,而於人世遊刃有餘。這一切也要歸功於身宮顯著的調節力道所致,使此逆盤出現反轉現象,所有表現都能在制煞之中,進一步為己所用。

GIT:我還從沒想過,能有揉合斗術命理與佛經義理於一。這麼說來,這前半生的際遇,可謂在欲修行足矣,不過你說這是火中生蓮,則是過譽了,我也還在體驗各種豐富的人生課題,要說蓮華已生,實為狂悖,只是比起一般狀況,來的坦然些罷了。

GIT:我一向認為,人是透過痛苦與挫折的體驗,來感受生命與存在。有時候,要把自己當作在奔馳的馬兒,幫自己背上綁著竿子,釣著根吃不到的紅蘿蔔,在眼前當目標一直追逐。然後呢,在追逐過程裡,才會讓自己遺忘了計算未來的路還有多漫長。有的人日子過得茫然,就是少了個讓自己追求不到的目標,才會覺得徬徨。

GIT:這種追逐,不一定專指滿足各種現世慾念,也可以是追逐靈智的昇華。所以我坦然脫離修行者的制約印象,重入世事,貼近人生的脈動,使自己在艱困環境,致力於更順遂、快樂、與安適的人生,如此爾爾。

殺破狼:這是包括本人在內,都想趨近的境界,與前輩論命,使我萌生勇氣,更清楚那種無以言喻的追逐,是什麼樣的形貌。雖眾人皆以修行名之,其實圖的不過是心靈平穩與安適。

GIT:嗯,須知,修者不自證,證者不自修。吾不以修行者自居,僅談內容、不談名諱。該講究的仍是自身努力,而非彰顯給他人理解。所以我低調、安靜的生存著,並求取另一層次的進化。

GIT:而以上所談的這些,其實都是很根本的概念,對一般狀況來說,關鍵只在做與不做之間的差別,並沒有特別優越之處。別被修行俗晦的泛稱所制約,這沉重的枷鎖及不上知行合一來的更為重要。

殺破狼:此訓示來的直接而了然。俗聞:淺水淙淙而深水無聲,過多浮誇的推論、爭辯、宣教、推化,遠不及一個反躬自省,以及一個決斷的行動力來的更為重要。我也將共同努力,並與週遭友人分享之。



韓愈詩歌,一向以奇險駁雜聞名,以『兔入臼藏蛙縮肚、桂樹枯枝女閉戶』來形容白晝之月,句式不美卻又奇想天開。以此詩來形容,我所認識的修行前輩,其嚴肅又不失柔軟之身段。

維摩詰居士,以火生蓮華,形容在世修行之絕難與稀有,在欲念與修持間的拉鋸。火中生蓮並非不可,講究的只是踏入五濁世界、身披五欲纏念去修,也就是面對現實地去修。故以此經文,形容修行前輩之平生際遇。



在格主的推盤經歷發現,成功人士的命造,命盤往往乏善可陳,因基本盤不佳,突遇艱險難關,作了關鍵性的選擇,突破了宿命共盤的限制,便異軍突起,成就一番不俗偉業,而令看衰的命術師們紛紛跌破眼鏡。

其關鍵還是在於行動力的發揮,這類命造多半不屬於思考類型的命盤,因為機鋒聞達、批判性強,相對的,實事也就做的少(思比行多)。反之,當機轉內化,不作口頭狂禪,便懂得以身體力行,去實踐個人理念(行比思多)。

就一些名人命造來看,成功人士,口才未必犀利、文章未必練達,成功前靜靜沉潛的那段時光,一般人未必看的見,而總被認為一步登天。相對的,社會上聲音最響亮的,往往是一群鬥雞,豎著戰旗,四處批判攻訐,標準的言官類群。火一放,令人印象深刻,猛一看,原來只是消逝煙花。

單就抓準時機,與展現行動力來說,前者確實具備乘運而起的能耐,這類人即便本命格局偏弱,時運所至卻能否極泰來。是故格主言:淺水淙淙而深水無聲。聲音響的未必懂得經營自己,少數人正在韜光養晦,沉潛自身實力,一步一腳印的進步著。

這是斗術上的一個微妙分野,殺破狼星系爭議性大,但行動力具足,發達機運亦多;機月同梁星系較和緩,多思多慮,行動施行便少。兩者之間,孰優孰劣,端看如何因時制宜、調整修正,走向任一極端皆非健康。

現下社會批判價值當道、內省價值卻嚴重不足。能夠靜心省視自己,遠比要求外部世界迎合自己,來的更為重要。不過有個重點,意志焦點過度向內收束(唯心)、以及向外發散(格物)都是走較為極端的表現。人生在世,但求一個平衡,如何在獨活與濟世之間,找到中庸的立基,並解消不必要之衝突,是最重要、也最困難的人生課題,格主也仍在學習,故以此與各位共勉之。


.

7 則留言:

阿蕃 提到...

乙丑日主自坐財庫,丑土是寒冬濕泥、不為乙木所喜,在12長生中屬衰位。但以火土共長生的角度看,也不算身弱(甲乙長生在亥、與子丑會水)。

月柱乙巳,丙火照耀乙木又有比肩扶助;時柱辛巳暗藏丙辛化水,生扶日主。但是巳酉丑合化金為官煞,丑為金墓又在夫妻宮,一走酉年酉運則父母宮與子女宮同時爭合,32歲行己酉大運後應該有這方面的衝擊…。

年柱與日柱地支帶2個偏印,年干壬水為正印、壬子又是水之羊刃,再加上時柱化水又加強印的作用,超過其他財、官、食傷的能量。印能化煞,但化煞太過可能不利事業;又類化為宗教命理,也會是命主本人的重要課題。

此外,亥水一現,雖與父母宮、子女宮對沖,但反與年柱、日柱會水成印。兩個巳火不因亥水受傷、亥水也不會乾涸,但這是隨著行運的動態平衡,因此難言禍福、變幻莫測。甚至可推測,修行的緣分也許與祖先有關;或是在與家庭產生衝突、以及逐漸步入晚年時,加強修行的動力。

最後,乙木雖在泥濘之地,但又有兩個太陽(巳火)照耀,既矛盾又調合,帶有木火通明之象。古中國的東王公與西王母傳說,指的就是乙木與辛金的力量。所以哪吒的師父太乙真人能用蓮花化身救回徒弟,具有醫療忍者的本領。巳火為丙火又屬陰,是離卦又陰又陽的斑斕之象,既象徵蛇、也象徵符號。再遇到象徵筆的乙木,簡直等於步罡踏斗、畫符持咒……這樣的八字實在罕見啊!

殺破狼 提到...

蕃仔,你解的太詳細啦 (淚目)

你說的沒錯,大約在30歲前後,命主經歷過婚姻的挫敗,那幾年在斗數盤來看,為夫宮連忌,稍有波動也是難免。也是從那時開始,命主的身宮發揮了作用,產生凌駕於命宮的力道,進入了靈山修行的人生階段。

以這張命盤來說,命宮、太歲皆坐子宮,元神焦點都在子水之地,看似由同陰這類水星的感性所宰制。實際上,當人生階段性任務,走入身宮的事項宮位,宮內所坐之星天機、天梁便會出現力量,及時扶持命主一把。這時命宮的宰制力道,反而沒那麼強勢了。

另外,加上前半生較不安定的職場際遇,命主開始將心力轉往修行法門邁進,以強化自我身心為目標,慢慢調整腳步,再回到社會重新學習。

我本身很佩服這般命造,因為必須承認,此番走鋼索的人生,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起的。但回頭想想,若不是因為命主經歷過這些挑戰,恐怕也無法培養出這般積極務實的修行觀。

步罡踏斗、畫符持咒的形象,形容的很貼切呀 XD 也許在往後,命主還會再返玄門,重持法器,進行第二次的修行吧 ^^

Maple0723 提到...

大大這文章如利劍一般刺中我的要害><"
從以前到現在,我也是缺乏果決行動的性格.又帶點怨天尤人的情緒,現在想想,光檢討環境根本改變不了什麼,該從自身努力的部份又太少,才會辛苦生活到現在><"
明明知道個性就是這樣,又沒辦法調適過來,知命卻不能改命,懊惱的很....
大大之前幫我論命的分析,我會謹記,雖說本性難移,還是希望能做出點改變,才不會繼續空轉過日子下去..

殺破狼 提到...

re:Maple0723

哈囉 ^^ 情緒怎麼down下來了~其實以你的盤論,屬於自我要求太過的型,倒不是因為行動力不夠果決。

這變成另一種情境,自己確實擬定了計畫,但研判環境的限制太大,而無法放手一搏。以你的潛意識宮位,雙星殺破狼的動力,是足夠衝出重圍的,但格局太平穩,反容易安逸現狀。加上福德宮位,為天同化忌坐守,容易患得患失、煩躁不安。

當務之急,去除掉對環境條件的過度放大,研判自身的客觀條件就夠了。若無法肯定將來的出路如何,尊重專業、或諮詢友人,確認想要從事的領域,其真實的面貌,盡量不要埋頭苦思,陷入思考漩渦當中,才有機會發揮你的力量哦。

Maple0723 提到...

感恩^.^
真的是這樣,我都太在意環境,結果還沒動,就洩氣了~~
患得患失的毛病我也會多注意 謝謝你
等工作順利些,再想想轉換跑道的事情

Ben 提到...

挖^^殺大您可真是厲害,旁邊都是一些高人前輩,真渴望
有這樣的機緣得幸,不知道您那位前輩是否拒絕俗人打擾,若有機緣可否拜見呢?多有所求打擾打擾了^^感謝感謝

殺破狼 提到...

re:Ben

Ben大,是您有眼光,能從此文嗅出高人身影 ^^

玄門前輩性情脾氣皆不同於常人,但思慮縝密深厚,因半生顛簸際遇,而於苦難之中催生非凡智慧。

我看過許多精神導師,機鋒聞達,妙語如珠,但所講述之道理,不過老生常談而已。若無真切反思,僅得尋常智慧。

而一位歷經苦辛,卻總能自我解構,從自身做起,將性命修行,實踐並融入生活中的人,他所談的才是值得領略且入世的人生大智慧。

若非前輩首肯,不敢妄自轉介朋友與其認識,前輩的部落格,我再私下給您 ^^

張貼留言

.